第375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昆不想惹事,想先跟他讲讲道理,毕竟这是在沈城,要是闹大了什么事,怕对余宗华不好,否则就凭这大狗突然过来袭击澄澄,他必须把这狗干死了之后找个馆子给炖了,除此之外也得把狗的主人狂虐一顿。

林昆站起来走出房间,正好对面屋的冯远志也从房间里出来,冯远志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脸上一副说不出的无奈表情,见到林昆后露出笑脸,道:“怎么样小林,昨天晚上睡的好么?”

“这……”老杨冷汗渗出额头。乐乐又跟着道:“我要加冰的橙汁!”老杨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的像个长了绿毛的石头蛋子一样,他愣了半天,最终在两个孩子清澈童真期盼的目光下,牵动着嘴角笑了两下离开了。

烟是林昆从漠北带来的大青蛤蟆烟,这烟比普通的烟要烈上数倍,能抽着这么烈的烟,还一脸淡漠自若的女人,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林昆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就把沈曼的手腕抓在了手中,沈曼惊讶非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同时赶紧就把手腕往回抽,结果却发现根本是徒劳,无论她怎么用力,对方的大手都像是铁钳一样死死的锁住她。

林昆顿时一笑,呵,这小孩子家家的就这么早熟,他又笑着问道:“那儿子,等你长大了你愿意娶乐乐,让她做你的媳妇么?”

林昆白了他这便宜徒弟一眼,刚要打击这小子两句,突然就听前方不远处喊道:“不好了,救命啊,孩子掉水里了!”

林昆回到家,本来打算先睡一觉,然后中午的时候再出去吃点东西,下午再随便找点事儿干,这一天晃荡晃荡也就过去了,结果他刚进家门,兜里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一接听是澄澄的班主任冯佳慧。

更被她依偎在身旁,吐气如兰,吹弹可破的娇嫩俏脸就在眼前,陆宁就忍不住伸手捏了她脸蛋一把,“就你会拍马屁!”

整个大殿,瞬间鸦雀无声,所有的老师都吸了口气,一个个神色不断变化,怔怔的看着王宝乐,实在是王宝乐一句句话语,具备大义,很有道理,无不冲击他们的心神。

林昆一到审讯室里,便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还点了根烟歪嗒嗒的衔在嘴角,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就差把两只脚抬起来放在桌子上了。

“呵呵,你早拿出这份诚意来不就好了?”中年道士阴测测的冷笑,本来我只想要这个数——他伸出了一个巴掌,“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得再给我加个零。”

几个小弟马上恍然,又纷纷调头向韩心围过去,这时人群外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大侄子,这两位都是到我家的客人,你可别难为他们啊!”

“欢迎光临!”同样的招呼对白,但接下来完全就不一样了,马上就有销售人员走上前,礼貌恭敬的微笑道:“先生,女士,请问二位有中意的车型么?”

他瞠目结舌,这家伙疯了吗?还是刚刚的茶喝到狗肚子里去了,为什么打我?而随之,他就被那几个恶奴冲上来,扭着胳膊脸朝下按倒在地上,挣扎中泥土进入嘴里,他大声咳嗽起来。郑续却是怒喝道:“大胆狂徒,竟然辱骂东海公!”想想刚才自己看这东海公姐姐被责打的热闹,心里有些虚,不得不表现的有些过激。

这十三个人,算是自己盘算中的亲兵雏形,而真正训练他们作战技巧之前,增强他们的体质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以后真若上战场,那些勇敢之类的意志品质,又是另一番锤炼了。

“作弊也就罢了,居然还演的这么过分!”主阁内的老师们,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至于山羊胡,此刻更是咬牙切齿,追悔莫及,心在滴血,只差捶胸顿足了。

“呵!真是你啊,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做兼职呢?用不用我今天帮你一单?”墨镜男戏谑的道,他不是别人,正是章小雅的前男友沈涛。

萧条的老城上空,六只飞鸟伪龙划过,先后落在了城池最中央。只见一群身穿着褐色衣裳的人恭恭敬敬的拥了上来,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

“那……”民警乙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俩,才小声的说道:“董海涛这次岂不是要倒霉了?”

李春生没开他自己的车,非要感受一下林昆改装后的捷达,林昆把车钥匙丢给了他,李春生顿时高兴的不得了,结果开了一段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变的震惊,回过头冲林昆道:“师傅,你这还是捷达么?完全就一野兽啊!这动力比我的霸道还猛啊!”

点了一桌子的饭菜,三个大人四个孩子便开始吃了起来,事实证明林昆邀请林昆和韩心一起过来吃饭是对的,这四个孩子全都刚刚五岁,在家里也都是娇生惯养的,吃饭的时候大人帮忙伺候着,要不是有韩心和冯佳慧在,林昆就是再多长一双手出来也忙活不过来。“哟!”“哟哟哟!”

说完,王宝乐如临大敌,死死的盯着面具,可等了半晌也不见面具有什么新的变化,最终王宝乐狐疑中又仔细的看了看文字,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化清丹……”

感受着体内散出的吸力,王宝乐振奋的擦了擦汗水,只觉得自己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赶紧再次修炼。

她柔肠百结,又见郑长史规规矩矩站在一旁,好似对小弟很尊重的样子,心里更是大奇。陆宁又对陆二姐道:“二姐放心,以后弟帮你寻一个比王宪强百倍千倍的夫婿。”陆二姐立时脸腾一下通红,低头不敢言语。

林昆摘下了墨镜,笑着说:“你还是回家去吧。”说完站了起来就要回屋。

这会儿还没到饭点,包子铺里很冷清,只有冯佳慧的爹妈在厨房里忙活,听到有推开门的声音,冯佳慧的母亲马上从厨房里走出来,脸上挂着好客的笑容,当看到是冯佳慧回来后,她母亲脸上的表情马上有些激动。

“爸爸,我要嘘嘘。”刚到电梯门口,小楚澄突然仰起头说。“刚才在餐厅怎么不嘘嘘?”林昆笑着问。“刚才不想,现在突然想了。”“额,好吧,你知道卫生间在哪么?”

考虑到可能要开着老捷达回来,林昆便没有开着小QQ去汽修厂,而是打了辆出租车过去,他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一直候在门口的徐广元就主动迎了过来,脸上还是那层肥腻发亮的虚假笑容,看的林昆直倒胃口。

孙羽这个气啊,明明一路上,都帮他分析了,说了如果双方都用寻常弓箭,要和他对赌的这个人未必能赢他,本来都护公,就是想看看这东海公的神弓还在不在,能逼出东海公用神弓即可。

黎云姿没有去擦伤口,反倒是在祝明朗没有注意的时候,她一滴泪缓缓的滑落了下来,成了她脸颊上的泪丝。黎云姿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忍了这么久,到头来还是没有等到所有人都离开。

“大家都是缥缈道院的人,哈哈,既然你们这里想要私密训练,那个……我去别的地方也一样。”王宝乐一看这形势,于是干笑一声,正要离去,可就在这时,四周那些战武系的学子,纷纷上前,很快就将王宝乐包围在内,堵住了离去的路。

“你……”韩心脸颊通红,虽然她和林昆已经有过鱼水之欢,可毕竟两人还不是很熟,林昆这么突然袭击,大街上这么多人,让她的心里一阵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