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拿着身份玉牌,王宝乐在门口守卫的检查下,顺利的进入了会所内,他来的时间较早,此地人群并非很多,在这里漂亮的服务姐姐的引路下,王宝乐走入了三号拍卖场内。

林昆发动了车子,向XX酒店开去,一路上车厢里很尴尬,两人再没有说话,捷达停在了酒店的门口,周晓雅无精打采的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酒店,林昆又给自己点了根烟,直到抽完了之后,才掉头开着车离开……

只是他命不太好,家族血脉很是奇葩,他至今还记得一年前的那天夜里,枯瘦如柴的父亲在家族的祠堂,给他看了一眼族谱。

三个民警刚要押着林昆走出房间,床底下突然扑棱棱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一道暗红色的身影冲了出来,冲着押着林昆的一个民警就冲过来,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那押着林昆的民警只觉得后脑勺微凉,一股透彻的杀气瞬间蔓延了开来,林昆这时赶紧喊了一句:“红叶,停!”

林昆眉头稍微一皱,暂时不动声色,他不想惊扰到林昆,但看目前的情况,那两辆车很有可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追截上来,所以绿灯一亮,他脚上的油门就猛的一踩,手挡往前一推,老捷达嗷的一声咆哮就冲了出去。

三个小孩子不管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一会儿凑到这看看,一会儿凑到那看看的,林昆他们三个大老爷们老老实实的跟在三个小家伙的后面。

“人在里面了?”于亮一脸嚣张的说。“嗯。”“铐上了?”“铐上了。”“呵呵……”于亮满意的一笑,拍拍秦老虎的肩膀,“老秦啊,干的好!这个人情我会记住的。”

林昆看着冯佳明,嘴角突然一笑,摇摇头站起来就往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住,背对着冯佳明说:“你以为你爸真舍得打你呢,就刚才那情况,你爸要是不打你,巴掌抽在你脸上的就是那个于亮,你爸是心疼你才打了你,你还在这里怄气,对得起你爸的一片苦心么?”

这路虎跟宝马变成了一个德行,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嵌上了一块砖头,砖头的周围龟裂开一层蜘蛛网的裂纹。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韩心的嘴唇突然吻过来,她抬着一双朦胧的眼睛,目光里充斥着妖娆与妩媚,“骗你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的事情,而是我告诉你了也没用,一个人烦恼总比两个人强。”

鳄鱼疼的更加狂暴了,在水底胡乱的翻滚着,林昆握着鬼畜被甩出去后,趁机向透出水面换一口气,从刚才到现在已经几分钟过去了,他正常的情况下能在水底闭气十几分钟,可刚才他给了刘小刚一口气,让那孩子浮了上去,又跟鳄鱼在一起斗上了两个回合,体内的氧气已经有些不足了。

林昆对着电话坚决的道:“要是那个珍妮的事,你小子别找我帮忙。”

角落里只剩下林昆、张大壮、何翠花三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出于林昆的关系,张大壮和周晓雅的交情一直不错,何翠花也曾听过张大壮提起过周晓雅,知道周晓雅是林昆的初恋,今天亲眼这么一看,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何翠花长的其实不丑,但她自问十个自己也比不上一个周晓雅漂亮。

三个小孩子不管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一会儿凑到这看看,一会儿凑到那看看的,林昆他们三个大老爷们老老实实的跟在三个小家伙的后面。

“小伙子,去哪啊!”司机师傅热情的笑道,同时眼眶里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林昆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冷玉丽,眼神微微的一眯,无形当中给一股萧杀之气蔓延,冷玉丽本来满心的不甘眼神犀利,可一跟林昆的目光触碰后,她那犀利的眼神马上就像是被醮了的公猪一样,顿时就蔫了。

“嗯。”冯佳慧笑着说:“他是楚澄的爸爸,喏,就是那个最漂亮的小男孩的爸爸。”顺手指了一下一旁的小楚澄,只见小家伙和苏有朋、孙洋站在一起,三个小家伙的脸上全都是一副极其崇拜的表情。

于亮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林昆,他活了这么大,还从未见一个人这么能打过,以一敌八,而且毫不费力的就将他手下的八条‘恶犬’给放倒了。

他是名将之后,自小就弓马娴熟,小小年纪,已经被征募为御驾前的亲军骁骑兵。在军中更是自傲,和人比试枪马,从来未尝败绩。

这一声吼,顿时又引来了无数的目光,马上又有三分之一的人离开了舞厅。“那咱们就试试!”阿东咬牙道,虽然他明知自己不是阿虎的对手,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阿虎已经一连两天带人到场子里搅和生意了,只要他和他的兄弟们一出现,百凤门的生意立马就会少了一大半,这一大半的生意可不是小数目,按照百凤门正常的营业额算,至少得亏二三十万。

林昆嘴角轻描淡写的一笑,对于这种不入流的小流氓,他一向都不屑动手,直接动脚,他单手抱着澄澄,左脚直勾勾的踢了出去,就听砰的一声闷响,秃瓢小青年的拳头僵硬在了半空,紧接着‘啊’的一声痛叫,整个人被踢的趴在了地上,门牙正好磕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直接渗出两行血迹来。

“沈曼同志,快叫人来!”屋里传来了声音,沈曼回过了神,赶紧循声看去,就看见伸手捂着嘴巴的金柯正看着她,刚才的声音显然就是他发出的,在审讯室的地上,两个警察横竖的躺在那儿咿呀的痛吟着。

带这两个女朋友来,陆宁就是希望行商的事情,将来交给她们幕后主持,自己的精力,可不想浪费在怎么赚钱上。前期的准备,倒是很多事都吩咐的甘氏,但总觉得,尤小五儿应该更有经商的天份吧?

收李春生当徒弟,林昆绝对不是一时兴起,几次接触下来,林昆在心里认真的考虑过,这小子虽然看上去总让人感觉不正常,还经常给人脑袋被门夹的错觉,但这小子的身上确实有过人之处,他有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的勇气,也有着现在社会中难得的一份真挚……这就够了!

捷达停在了百凤门舞厅后身的停车场,林昆叼着根烟,大大咧咧的朝舞厅大门口走过去,现在刚刚晚上十一点多钟,正是夜场生意火爆的时候,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好几个身材火爆着装前卫的妞从林昆的身旁路过。

女儿一个人在中港市,夫妻二人本来就不怎么放心,听了林昆这话,再加上对林昆的印象不错,冯远志和李花的心里也算是得到了安慰,两人同时会心的微笑了起来,方才心中的那一抹失落,也马上就淡化了。

站在原地看了会儿,还是不见林昆的踪影,沈曼这才悻悻的坐回了警车里……

林昆喝着林昆专门为她点的鲍鱼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没有抬起头看林昆,只是低着头说:“你去哪儿我没意见,但澄澄得留下来。”

五月份,天气微微有些热了,我和胖子一早就站在火车站外面。“这都几点了?不是说十一点的火车吗?”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皱着眉头喝茶。“我也不知道,再等等吧。对了,你叔叔咋样了?”

“大哥,我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再饶我一次吧,千万别再打我了……”黄飞跪在地上,两只手抱在一起,像拜菩萨一样哭声哀求道。

许旺财不是混黑社会的,就是一个地道的素质低下的暴发户,他身边的这群兄弟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跟他在一起多是为了蹭吃骗喝的,时而会帮他打打架架踩踩人,来满足他那又矮又丑又胖外表下藏着的虚荣心。

另一个一米八的个头,身材很粗犷,面庞黧黑,自持了三分的戾气,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脖子上拴着一根筷子粗下的大金链子,颇为霸气凛人。

一顿拳打脚踢的暴虐之后,一身匪气的中年男和他的儿子都躺在地上直哼哼,林昆拍拍手示意暴虐完毕,小楚澄也学着他的模样拍了拍手,看上去既可爱又滑稽,周围围观的大多是学生的家长,全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这爷俩,就这么教育孩子,将来还不得教育出一个混世魔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