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的医生”——记山西怀仁县二道坡社区医生段兴才

山西怀仁县地处塞北。记者前去采访当日,正是段兴才辞世第21天。这天亲人要上坟纪念逝者,前来祭奠段兴才的有许多县城居民、农村乡亲、外地民工,人们走了一拨又一拨,祭品和面包在坟前垒成了小山。

    在怀仁县二道坡社区那间60平方米的“兴才诊所”内,病床还像主人在世时一样整洁,药房还像昔日那样齐整。

    人们已经习惯于每天天不亮,就来这里排队看病。二道坡社区地处城乡接合部,住着两万多口人,是全县人口最密集、穷人最多、外地人最多的社区。社区有二三十家诊所,但找段兴才看病的人最多。

    “他这里的费用还不到别的诊所一半。”怀仁县运输公司退休职工马朝祖说,有时病人来了想输液,段兴才却不给输液,给几个不值钱的药片,病也就好了。街坊邻居们想买些常用药,段兴才经常不收钱,时间长了,人们不再忍心“白拿”。更不忍心的还有,半夜叫他去出诊,折腾上半夜,收费时连药在内总共才几毛钱。

    社区里不少下岗职工和农民工都找段兴才看病,不仅是因为他医术好、收费低,而且还能“赊欠”。76岁的刘文恒说:“人来了先看病拿药,身上没钱先赊着。有的临时住户搬走了,段医生知道了就把账单销毁。”

    “孩子以前有骨髓炎,一直是段医生给治的。孩子恢复得这么好,多亏了这位‘亲人’。”段兴才去世后,二道坡居民张润苹经常半夜哭醒,一闭眼就仿佛看见段医生给孩子换药时的情形。

    张润苹去北京给孩子看病,前前后后都是段兴才帮她张罗的。一直到了年根儿,孩子到了换药巩固的阶段。段兴才说:“回来吧,我给孩子换药。”从那年农历正月初一起,段医生每天都去给孩子换药,一换就是4个月。每天一次的换药都要经过高压消毒,拿到张润苹家里时纱布还冒着热气。孩子的病痊愈了,北京的医生们惊叹说还有这样敬业的社区医生。

    “当时家里的钱给孩子看病花空了,段医生从来不提收费的事。”张润苹记得,段兴才上门给孩子消毒换药,3天下来总共收了一块钱。“还不够他骑摩托车来家里花的油钱呢。”

    对病人从不推诿,能治的亲自给治,不能治的出主意,介绍到大医院;为了让病人省些路费,出差时给对方捎药回来;替病人叫来救护车,还给带上住院押金;整晚整晚地与病人家属一起,在县医院守候病人度过危重期。类似的好事,段兴才做了多少,人们数也数不清。

    “哥哥的胰腺癌是累出来的。我亲眼见过他一碗面刚开始吃,有病人来了,他放下碗先给病人看病。刚把病人安顿好,返回来吃了两口,又来人了,他把碗放下就跟着来人去了。”同为医生的妹妹段春红告诉记者,哥哥总是放心不下自己的患者,病情发展到连上炕的力气都没有,这才想起去给自己看病。

    段兴才曾对妹妹说,社区医生和大医院医生不一样,只要病人有需要,哪个也不能少。为了增长才干,段兴才自费订阅了各种医学杂志,只要有机会就跟同行们学。怀仁县药监局温忠福告诉记者,“兴才诊所”的药品种类全,好多药连县医院也买不到。尤其是廉价药,只要患者需要的,哪怕不挣钱,段兴才也要想办法购进。

    “我看到很多病人因为没钱看不起病,不是耽误了诊治,就是要了命。我想学医,治病救人。”--这是段兴才20岁行医时的志向,年近七旬的怀仁县卫生局原副局长王学明还清晰记得。

    段兴才的“廉价诊所”声名远播,附近的农村和邻县的农民也慕名前来。从段兴才身上,同行们看到,“社区合格医生+廉价药品+较低收费+规范服务+大医院合作”,就能让更多的低收入人群享受到优质低价服务。

    辞世前,段兴才一直不让家人透露病情。出殡那天一大早,悄然赶来的数百上千人扶灵痛哭,他们把逝者的照片加洗了许多,留作永远的纪念。“段医生走了就好像剁去了手挖去了心。”任玉祥老人止不住眼泪说,他要活着,不知还能救治多少穷人呢!

怀仁历史上的今天:

  1. 2018:  心情不好时,看看这头驴
  2. 2018:  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宣读改革先锋人员名单
  3. 2018: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
  4. 2016:  桑干行之金戈铁马说怀仁
  5. 2014:  开元大厦即将运营
  • 版权声明: 本网站文章大部分源自互联网,可以随意转载!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