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怀仁瓷尴尬中寻求突围

一边是海内外市场对日用瓷的巨大需求,一边是山西日用陶瓷产品因质量低下而销售受阻。怀仁民营陶瓷业走进了“盲目跟风上马,狂打价格战役”的怪圈。碰了一鼻子灰的怀仁陶瓷开始思考,并已经开始上马“高端”产品。

  赵玫(化名)拎着简单的行李疲惫地走出火车站,她是怀仁县明鑫陶瓷有限公司西安代销点负责人。年仅24岁的她,已经为两家陶瓷公司做过代销,分别在兰州、昆明、西安“安营扎寨”三年。其间,备尝背井离乡开拓市场之苦。这是她一个月内第二次“为了业务”往返陕晋两地。“谁说付出就有回报?现在各家拼命压价,一个4.5罗汉(吃米饭的碗)出厂价0.33元,到了西安运费0.07元,售价却是0.4元,卖一个碗一分钱不挣,还要贴各种费用。运到昆明更贵。挣不了也得干!30多万资金压着呢。”

  赵玫的日子尽管不好过,却是当年公司派往全国各地的十几个代销点里仅存的两个点之一。

  赵玫说,代销点就是公司的晴雨表。几年前,公司产销两旺,她的小日子也过得有声有色。“现在?公司的货都压着,外面能好吗?唉———”她一声长叹,说,“连‘嘉明’这样的龙头都躲不过,别的企业就更别说了。”

  领军作用

  作为怀仁陶瓷界的领军人物,曹希权的发家史同样具有传奇色彩。十几年前,曹希权劳顿在大运路上的大车司机的行列里,驾驶着自己的大卡车为太原的陶瓷生产厂家运送原料。与其他大车司机不同,他很快意识到怀仁生产陶瓷在原料、气候、劳动力上得天独厚的优势。生产碗需要的煤矸石、长石、石英、黏土等十几种原料,有60%由怀仁出产。而国内外对日用瓷的需求与日俱增。

  经过一番运作,曹希权在自己的的家乡———怀仁县金沙滩镇南家堡村选定厂址,建造厂房。1992年8月,怀仁县第一家民营陶瓷企业———嘉明陶瓷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营业。

  起步之初,“嘉明”缓慢地前行。经过几年经营,到1997年,公司规模日渐扩大,市场开拓能力日臻成熟,加上当时市场需求量大,几家国有老瓷厂又不景气,陶瓷价格大增。嘉明陶瓷办公室主任张志栋告诉记者:“现在一只售价0.7—1元的盘子,那个时候可以卖2—3元。而且原料价格没有现在高。”大约一年工夫,嘉明陶瓷的生产规模扩大到400万件,产值增加到600—800万元。1998年,嘉明陶瓷进入鼎盛发展时期。2001年,嘉明陶瓷取得自营出口权和输美认证,产品远销30多个国家和地区。据有关资料显示,2003年,嘉明陶瓷完成日用瓷1.25亿件,实现产值1.5亿元,富甲一方。

  “一窝蜂”效应

  表率的影响力是惊人的!在嘉明陶瓷的感召下,1999年8月,怀仁县第二家民营陶瓷生产企业———东海陶瓷有限责任公司开张了。紧接着第三家、第四家……短短几年时间,一个小小的怀仁县城,上规模的陶瓷生产企业激增到24家,陶瓷生产线达到56条。一位熟悉怀仁陶瓷发展情况的人士对记者说:“用‘一窝蜂’来形容怀仁县陶瓷厂家的追风气势一点也不过分。”

  最初的追风是明智的。这一点,东海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祁日平最有发言权。“那个时候,政府对于陶瓷生产企业是十分扶持的,首先表现在土地政策的优惠上,那会儿想批块地哪像现在这么难!在税收政策上也很优惠。1999年9月,‘东海’正式投入生产,2000年,我就扩了一条生产线。一条生产线一年的产值有五六百万,纯利润在100—150万元之间。”

  2000年开始,企业主们越来越认识到陶瓷业的利润空间,以每年七八家的速度争相上马,这种势头一直持续到2003年。商人的敏感告诉祁日平,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果然,2002年秋后,厂子已经感觉到压力,但是还不明显。那时我就觉得产品在价格上再难达到往年的高度了。到2003年,这种压力已经十分明显,销售额下降了40—50%,一条生产线的利润锐减到50万元左右。”

  处处尴尬

  进入2004年,原材料、燃料、劳动力短缺导致的工资上扬让老企业始料不及,为新企业雪上加霜。佳美乐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国强给记者开出的账单很是沉重:“2004年上半年,原材料价格上涨40—50%;电价上涨10%左右;煤价上涨100%,就这都买不上,买来了也是加了20%石头的煤,这样,煤价变相上涨150%;光劳动力短缺一项,就让企业产量下降10%,还不考虑劳动力成本增加带来的费用。”

  然而,怀仁县民营企业局局长刁增福却认为,怀仁陶瓷业陷入困境不仅仅是这些原因造成的。

  “二十几个企业,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雇用的技术人员大多是老国有陶瓷企业的技术工人和熟练工人,生产技术还是沿用老国有陶瓷企业的土技术。全县50多条生产线,几乎全部是中低档民用日用瓷的生产线,这些决定了怀仁生产的陶瓷难登大雅之堂。再加上好多新生企业是盲目上马,上马之初就先天不足。建一条日用瓷生产线,至少需要500万元,而投资人一旦把厂子建成,资金已经所剩无几。更有甚者,厂子还没有建成,资金已经用完。每一个新企业的进入,都需要开拓市场,在产品质量和服务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一般都是以低价吸引客户,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价格战在所难免。降价容易,提价却难了。最近居然有出厂价0.33元的碗卖到了0.22元,这样的企业怎么能够盈利?”

  引进“高端”

  怀仁县政府已经看到了不加限制的审批和无序的价格竞争为怀仁陶瓷业带来的创伤。刁增福说,今后对新建的陶瓷生产厂家,政府要在总量上进行控制,原则上,不在城区建厂。

  令人欣喜的是,已经有企业意识到观念转换的重要性。10月20日,在记者采访祁日平时了解到,原东海陶瓷已经出租,在原有人员的基础上,祁日平还沿用原来的名号,上马一条全新的生产线,用于生产高档日用瓷———骨质瓷。

  “原来生产的白瓷是用黏土做原料,而骨质瓷用的是骨粉。烧制所采用的燃料也从煤改为天然气。骨质瓷既卫生又漂亮。”祁显然对这种“端碗就可看见手指头”的高档瓷很有信心!

怀仁历史上的今天:

  1. 2018:  怀仁陶瓷绽放第124届广交会
  2. 2014:  兰亭书院书法家在第九中学进行特长指导
  3. 2012:  怀仁县公开招聘一中教师笔试
  4. 2012:  怀仁孔庙
  • 版权声明: 本网站文章大部分源自互联网,可以随意转载!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