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仁第一古镇鹅毛口

入得鹅毛口,悠然心目开。环村溪水隔,劈面土山陪。小涨人呼渡,前滩雁叫回。临崖几茅屋,夕照似楼台......这是怀仁同治十二年(1873)癸酉科举人石声扬描述鹅毛河的词句。

鹅毛口,出县城西行约8公里至鹅毛南北两山爪之处,一条河水从中流出,为鹅毛河;河岸两边山麓下的村庄为北堡、中街、南堡(现今同称为街),过去统称为“鹅毛口”。古时,人们又多称为“毛毛口”,这可以从悟道村的庙碑上得到佐证。这个“口”是怀仁“三口”(大峪口、小峪口)中最大的一个峪口。

怀仁第一古镇鹅毛口

鹅毛口之大并不单指它的山大、口大、村镇大,重要的是她的文化名气大。它曾出现在近代著名的文豪大家郭沫若所著的《中国史稿》中,其由来则是中国考古大家贾兰坡先生三次来到鹅毛口,发现了迄今为止华北最大的古石器制造场遗址,是怀仁境内唯一出现在国家级的文库资料书籍中的一个地名。这里曾经还有一处辽代的“张瓦沟陶瓷遗址”,属于陶瓷学术专著中介绍“怀仁窑”三处窑址中年代最久的一处。日本学者曾多批次来此考察。

上世纪末,在南街村外曾发现了大型的东汉砖室墓葬,墓内有大型陶制陪葬器物,在口内的虎龙沟发现过大量的窖藏战国刀币和布币,又出土了一件标准的陶量具,这些实物都映证出鹅毛口文化历史的久远与曾有过的繁荣。

怀仁第一古镇鹅毛口

鹅毛口的名气还因为有一条类似于怀仁母亲河的鹅毛河,以及它的地下矿藏。

鹅毛河从峪口中奔腾而出,千万年来,分成两大支流,流经几十个村庄惠及造就了良田几万亩;鹅毛口的煤炭资源冠全县之首,据国家地质勘探,这里的煤田储量达6亿多吨。这里曾经有雁北著名的“马口煤矿”、“五七煤矿”,在改革开放后的时间里,这里曾有石井、新胜、王卞庄、柴沟、老牛湾等大小煤矿四五十座。

鹅毛口最特殊之处是三村合一称,《怀仁县新志》记“鹅毛口村、土堡二、北名西平堡,南名长乐寺,东有黑里寨废村,居民二百六十七户”云云,很清楚地道出了鹅毛口原来是一村三地的格局,犹如县城里的城内,东关、西关一样,那个户口总数在当年肯定是大村了。同时,直到如今鹅毛口仍流传着一句“先有长乐寺,后有鹅毛口”的说法,这又说出了如今的中街、北街、南街始建先后的历史来。中街村是最后形成的,然而它却是现在鹅毛口的中心所在。所有的集贸、政府机构、商业、学校、寺庙等大多在中街区域里,而且还形成了一个较为正规的东西南北十字大街。

十字街以东西街为主轴,其西口衔接鹅水公路,公路从中街北环村而过,整日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承载着怀仁、左云、内蒙三地的物流商贸。西口南侧有一座石人山,山顶建有真武庙,如今在其旧址上修了一座功德塔。石人山东麓有一座古刹关帝庙,庙院坐西朝东开北侧门,大殿设两步台阶,借石人山之势,极气派。大殿硬山顶殿前设廊有抱厦,内塑关帝圣像,墙上绘关羽故事彩画,廊的两边分立有光绪、道光、万历年间重修碑石。大殿前的台明南北分置钟鼓楼,其对面的东墙下有全县保护最好的古乐楼。

怀仁第一古镇鹅毛口

十字中心偏南一点原有龙王庙,坐北朝南,其路南建有龙王庙专属乐楼,如今乐楼遗址上的木桩以及现今仍支撑着顶部的四根三米长的石柱,仍见证着当年的辉煌。

东西街的东口原来有一阁儿,是鹅毛口的又一经典标志性建筑。阁为上下两层,下层设石碹门洞三个,可行人,可流水,上层为木构建筑,里边供奉各路神祗,阁檐上有阴刻石额,东为“朝阳”。西为“清远”,这样,东西一街三景非常巧妙地分割了街区。

十字街的四街八面则都为错落有致的铺面房,门前高挑各种生意幌子,有糖坊、缸坊、布店、染坊、药铺等,大一点的商号有”万泰场”、“吉益成”、“大兴店”、“德兴恒”、“吉益恒”,可谓市井繁荣。特别是东西街的青石板上清清河水,汩汩从西向东顺势常流,为这个古镇平添了几分江南水乡气韵。

古镇里最热闹的日子是每年的正月十六,这一天是关老爷出府巡游的日子。

关老爷是怀仁民众神祗信奉的核心神灵。各村寺庙都有供奉,但并没有形成一种民俗文化活动。明代中期始建的鹅毛口关帝庙,独此一处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民俗节日。

每到正月十六这一天,“一口三地”的人们便动了起来,打扫街院,布置街巷,关帝庙内更是人流不断,热闹非凡,关老爷的龙辇装饰一新,道士们忙着校音、润哨。这时节,远至如今大同南郊一带的村庄等,四乡18村的社火队伍都已陆续赶了过来。那千年檀木雕的关帝像被四个化了妆的壮汉抬着一出寺院,整条街便沸腾起来,几十班锣鼓同时响着不同的音律、节奏,几十班社火队伍变化着不同的形式,扭着不同的舞姿;以关老爷打头的社火队伍一字长蛇地过南堡、往东阁、去北堡,把一个“口子”都要转遍,一路上炮竹连天响,男女老少陪着游,其意尽在关老爷出府巡游、镇邪驱恶,保鹅毛口一方平安。

自古佛道生灵气,山水育人文。鹅毛口钟灵毓秀,出了许多英才。见于史志,年代最早的是杨宾,他是永乐戌子科举人,曾任苏州知府,以“守正不阿境内大治”而名。还有乾隆年间任浮山训导的杨光业,谢任时生徒扳辕数月乃行”。民国年间镇上出了才女龚云章,除了她生育二子俱是国民觉的高官要员,且深有名望之外,她本人以剪纸艺术蜚声国内外,蒋介石曾以“淑行贻徽”为幛祭之。国内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出了两位将军级的人物杨松青、杨子安,解放初期更是人物辈出,尤以教育战线为多,如杨桢、杨禄、孟兆福等,政府机构中的杨兴奎、杨润富、杨有魁等。改革开放后,鹅毛口是行行出状元,像办勉学斋、培养艺术人才的郭书平这样的人才数不胜数。

当然,在历史的长河中,鹅毛口也经历了大炼钢铁,全县在这里挖土高炉炼铁的喧闹;农业学大寨运动中,臆想截潜流的水利工程的幼稚失误。到改革开放的号角在鹅毛口吹响,曾任山阴县委书记马占俊任鹅毛口镇党委书记那一时期,是鹅毛口最鼎盛的时期。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